辣文网 > 玄幻小说 > 夺天造化 > 死之卷 章第二七一章 鬼帝宴

死之卷 章第二七一章 鬼帝宴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惜命。你的名字是?”

    顾惜命被骷髅带到他的房产处。

    “我叫白骨令。”

    白骨令?看您骨架的颜色,不是白色啊。

    算了,白骨令就白骨令吧,反正我们以后没有多少接触的机会,这一次就是交易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明白我的名字的含义?”

    顾惜命点头,他温润如白玉的骨架好像更适合白骨令这个歌名字吧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在轻笑两声后,只见白骨令王衣燃起幽冥之火逐渐化作灰烬。

    怎么。幽冥骨火?

    他的灵魂之火竟是在鬼界都难得一见幽冥骨火?

    所以他很强?

    但为何没有跻身鬼王之位?

    “你很奇怪?”

    白骨令看住顾惜命灵魂之火的情感变化,没错是看而非感受其灵魂之火的波动。

    好,你赢了。

    “但你对我的幽冥鬼火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顾惜命继续点头。

    废话,自己又玄火之灵,不比你的幽冥鬼火差。

    正经事开始谈论了。

    白骨令因为有可以进化成幽冥鬼帝必备的幽冥鬼火,所以被现在的幽冥鬼帝所忌惮,如今都不愿意给鬼王的位子。

    “好的,明白了,我选择与你做这笔交易。”

    顾惜命手指骨打出一个声音不大的响指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什么?简简单单的请柬肯定不是你所想要的全部。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鬼王令。”

    鬼王令?

    哈哈,哈哈哈~

    白骨令忽然狂笑起来?

    顾惜命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不知道啊,鬼王令早就没了。现如今的鬼王都是幽冥鬼帝任命的,怎么可能有鬼王令出现?”白骨令狂笑之后言语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若是顾惜命有肉身的话就是沉思皱眉的模样。

    怎么会?

    这个鬼界是怎么了?

    如此铁的规则就闲置?

    “你为何如此想要鬼王令?”

    “纯粹是和你一样,因为实力到了,想成为鬼王。”

    想必,是与仙王同等的境界吧。

    “姑且相信你是这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当下,两只骷髅密谋了一下。

    当晚,鬼帝开宴,群鬼来谒!

    十八鬼王齐聚鬼帝圣殿。

    有僵尸,有厉鬼,有红犼···总之,每个种族都至少有一个鬼王,唯独没有骷髅。

    怎么会?这种情况不正常啊?

    当幽冥鬼帝降临,顾惜命才觉得正常很多。

    幽冥鬼帝本质上是骷髅,他除了一套王衣,还有骨质增生一般的铠甲。

    幽幽的绿色灵魂之火在其头颅之内充满活力得燃烧,明明看上去是普通人的骨架,但是巨大的模样堪比巨人。

    点燃酒杯中的酒水,也是绿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感觉危险啊,这火焰。

    顾惜命虽然一同举杯,但是最后并未喝下。

    他注意到白骨令也未曾喝下,恐怕真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岁在甲子,六道疏离,自幽冥登基以来~”是一只中性的僵尸,他读着早已经写好的讣告。

    嗯,捏着嗓子说话的样子真像一个大太监。

    他生前不会就是呆在皇宫里的太监吧?

    顾惜命心思飞到远处。

    “今年的鬼宴也有不少新面孔啊。”

    幽冥鬼帝开口,很显然他也很厌烦每次这样读。

    他手指指着顾惜命,他对顾惜命这样的白骨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顾惜命。

    这种聚焦让顾惜命感觉不舒服啊。

    “谒见鬼帝,我叫惜命。与你同族。”

    顾惜命起身站直了身体施礼。

    “不错,来人,赐座,来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自己未曾喝酒所以被看中还是其他的原因,总之,顾惜命已经将自身精神提升到极限了。

    不仅赐座,还送了王衣。

    这如何不让人眼热?

    哪怕是白骨令也是。

    这个谁呀,为何第一次出现就被鬼帝看中?

    “惜命,不在其位不载其重,你若想一直在这离本帝最近的位子上,就要做好被鬼王打得准备。”不知幽冥鬼帝为何会如此说。

    顾惜命觉得这是在捧杀他,只是,自己现在才没露面多久,为何会被针对。

    “就是,鬼帝,就算惜命与你同族都不能这么提携啊,那白骨令亦是鬼帝您的同族,也没见您如此照顾啊。”厉鬼族的鬼王发嗲地道。

    别这样阿姨,您真是太丑了,再发嗲,我都快吐了。

    顾惜命很想这么说,但是吧,做人要有礼貌,总不能人外表如何就这么说吧?

    “嗯,诚如姐姐所言,惜命也是这么认为的,然,如鬼帝所言,不在其位,不载其重,既然姐姐想坐我之位置,还请施展能为将我打败。”

    顾惜命很想注视厉鬼,但是她脸上密密麻麻地像是被蛆虫蛀空的空洞,让顾惜命不得不将眼神别到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太瘆人了,也太难看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干尸都没这么瘆人,这厉鬼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顾惜命只好不看着她了。

    “这~惜命初来乍到,对周围环境还不熟悉,不妨等鬼宴结束后,再行?”

    如此话语,真不知鬼帝是否是捧杀顾惜命,还是真照顾他了。

    “惜命多谢鬼帝的照顾,但是,鬼帝,没有展现一定的实力,惜命恐怕难以立足。”顾惜命终究还是没忘记自己还有一个支线任务没有完成。

    那就是探明幽冥鬼帝与幽冥诡气是否有关联。

    “也好,那就打吧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未曾想,幽冥鬼帝直接是打开属于他的界域,将顾惜命与厉鬼覆盖在其中。

    中计了?

    顾惜命心中闪过三个想法。

    不管,先打再说。

    女鬼鬼王可是仙王级别的强者,顾惜命心里还是有些发堵。

    本着鬼怕人的态度,顾惜命想着自己应该能克制一点吧。

    目前是不能用鬼王剑了,双掌吧。

    红衣厉鬼为攻,顾惜命为守,但顾惜命是以守为攻,后发制人。

    见力卸力,借力打力。

    这种没有任何道元的招式颇像太极劲。

    握住厉鬼实体化的手臂,顾惜命借势扭转,然后一百八十度劈叉将厉鬼甩出。

    若双方都是用招式不动用内在力量的话,打起来颇有几分难看。

    更何况厉鬼始终觉得自己处于下风。

    红色的鬼气自厉鬼体内如同原子弹爆炸一般泄露出来,制造出充满威胁感的蘑菇云。

    别说,顾惜命真从鬼气中感受到了别样的辐射。

    可以从基因层面上改变一个人的辐射。

    玄火之灵启用!

    造化曲·死(火)之卷·幽暗之火!

    打了一个沉闷的响指,顾惜命双手上青红之火凝聚。

    嗯~魏武青虹?

    既然想到了剑,那么。

    红色的火焰为剑骨,青色的火焰为剑刃,凝聚出独属于顾惜命的一次性的武器。

    一道道印悄然进入剑身中。

    轻轻挥舞。

    轻薄不可见的剑风将蘑菇云自中间斜斩而去。

    红色的蘑菇云被斩成两段。

    好强的实力。

    看得其他人频频点头,看来是认可了顾惜命的实力吧。

    白骨令的幽冥骨火静静燃烧着,不知他内心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可以看到,幽冥鬼帝的灵魂之火与白骨令的很像,此刻,幽冥鬼帝正看着白骨令。因为方才太监在他耳边说惜命是由白骨令带来的。

    造化曲·死之卷·绝望天成!

    又是这一招!

    厉鬼避无可避,只能用自己的身躯硬挡。

    只可惜。

    骷髅的灵魂之火可是克制其他一切鬼族的。

    所以,厉鬼的身躯被点燃了。

    别说,燃烧的味道还挺香的。

    “鬼王令,万鬼为谒,鬼帝出,群厉伏首!”

    这什么话啊。

    顾惜命的话语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他身上了,这可不是好现象。

    隐隐间,顾惜命的头上好像出现了一块令牌的虚影。

    “厉鬼姐姐,你认输吗?”

    不愧是厉鬼,这惨嚎的声音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听的。

    “我,认输,快把你的灵魂之火撤了吧。”

    顾惜命再一次打了一个响指,火焰凭空消失,仿佛从未出现过,而手中一次性的剑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幽冥鬼帝见战斗结束了,也就撤掉了独属于他的界域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强强强。”

    不少鬼王境界的强者都忌惮顾惜命的灵魂之火而奉承顾惜命。

    也是,除了本身是骷髅的,都会被骷髅的灵魂之火所克制,更何况骷髅的基数是整个鬼界最大的。

    “惜命,你做得不错。”幽冥鬼帝赞赏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,惜命的实力不过是白骨令前辈的七成,若白骨令前辈认真出手我也不是他的对手,这位置恐怕是白骨令最为合适。”

    虽然事情对于顾惜命而言没有甚变化,但是对于白骨令而言则是变化大了,顾惜命如此所言仅仅是想让事情拉回正轨。

    “嗯,谦虚,不自满,是个不错的晚辈,也罢,白骨令,你坐在我左手边吧。”

    又是赏赐一套王衣,顾惜命与白骨令一左一右坐在幽冥鬼帝的两边,如此场面怎能不令人嫉妒?

    王衣,只是象征你有了鬼王境界的身份,而真正的鬼王要么自身凝聚鬼王令,要么就是幽冥鬼帝分封。

    这恐怕很难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鬼宴,交谈甚欢,只不过多了几分尴尬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“惜命。”一鬼王施礼。

    是第十八重天的鬼王。

    顾惜命双手回礼。

    “可否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嗯,这是想干什么?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有好几个鬼王都来拜访顾惜命。

    无非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地位这件事。

    说什么自己才是有能力登上高等级鬼王座的有力人选,现在的排名有诸多的不合理之类的,这倒是令顾惜命大开眼界了。

    顾惜命没有推脱,也没有答应,直说那么多鬼王都来找他需要时间考虑考虑理清其中的思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