辣文网 > 历史小说 > 苏厨 > 正文卷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捧杀

正文卷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捧杀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第一千零三十一章捧杀

    王珪问到一个关键问题:“几岁开蒙?”

    蔡确说道:“五六岁。”

    王珪摇头:“难,大州大城或者可行,如偏远小县,难。”

    蔡确说道:“的确难,所以这是对赤望以上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偏远之区,先解决温饱才是正道。”

    王珪思虑了一阵,感慨道:“内藏如今是有钱了啊,经得起如此大的开销。各地学宫其实都在,不过年久失修,或者被挪作它用,重新整饬一番,这也是皇宋百年大计。你我士大夫,断无可阻之理。”

    蔡确说道:“除了慈善基金,还有两个大肥羊,四通商号和皇宋银行,愿意捐建部分学校,并承担部分经费,还解决部分毕业生员的安置问题。”

    王珪很高兴:“那也不错啊。减小两府难度,我们寻几项开支再挤一挤,也懒得去和三司打官司了。”

    蔡确幽幽地说道:“不过他们有个条件——算术初步,物理初步,化学初步,体锻,须得纳入学业之中。”

    王珪心里咯噔一下,第一时间是想阻止,可立刻就反应过来,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果然,就听蔡确说道:“他们的理由也很充分,要安置生员,就得符合商号和银行的雇员要求,通过他们的入职考核。”

    “商号的诸多工坊,要求通物理,化学;银行的诸多分号,需要精通数算。因此只有将这些学业纳入其中,今后出来的人才,才能被吸纳,否则不符合他们的用人标准。”

    王珪叹气道:“弄就弄吧,终不能人人皆成得了士大夫。士大夫之家,想来也不会去这样的学校。也罢,也算是为国解忧了。”

    蔡确说道:“陛下的第二件大事,就是设置六察,扩大御史台事权——在京官司,以吏部及审官东、西院、三班院等隶吏察;户部、三司及司农寺等隶户察;刑部、大理寺、审刑院等隶刑察;兵部、武学等隶兵察;礼、祠部、太常寺等隶礼察;少府、将作等隶工察。”

    “于外路,从转运司到县、军、监,设都检察,检察,明确编制,解决部分冗员问题,专职纠核官员贪廉能否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其任命,除御史台官直接对陛下负责外,其下不受诸路官员约束,直接对上级检察,都检察负责。”

    王珪鄙视道:“这还不是换汤不换药?最后还不是一样能够官官相卫?”

    蔡确说道:“相公差矣,这一招我可琢磨了几天才明白过来,堪称绝妙。”

    王珪问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蔡确说道:“这是抄近道和走远路的区别,地方要得地方检察的包容,打通地方可不行,起码得打通上一级,甚至上两级,就以相公你来说,愿意为某州知州干说御史台吗?”

    王珪明白了,以往知州,只要搞定本州通判,事情就算完了,如今却要搞定路级都检察,甚至搞定自己,付出的代价和原先搞定自己手下通判完全是两回事儿。

    犯罪成本太高,犯罪行为自然就会得到一些遏制。

    看似简简单单将监督权单列,并且无形中上移了一级,就给干请行贿设置了一条更长的回路,就让犯罪成本大增。

    这要不是洞悉官场弊病的人,是绝对想不出这等绝妙的制衡措施的。

    王珪不由得肃然起敬:“这些都是陛下想出来的?”

    蔡确觉得心好累,这位终于想到了点子上,可依旧没有说到点子上:“陛下今年伊始的几道诏书,大致都是如此,看似平淡,实则深意暗藏。”

    “这和安石相公当政时期的明枪大戟,及王相公去后的乾纲独断,手段皆大相径庭。相公莫非会认为是陛下突然顿悟了?”

    王珪倏然反应过来:“陛下身后,有了高人指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低声惊呼:“苏明润?此子何能耳?!”

    蔡确笑得意味深长:“或者别有其人?”

    王珪站起身来,在书房中来回几步: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蔡确拱手道:“陛下让相公提举修两朝国史,其目的已然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宰辅制度要恢复唐代三省规模,只能是尚书左、右仆射为宰相,左仆射兼门下侍郎,行侍中之职,右仆射兼中书侍郎,行中书令之职。”

    “参知政事,改称中书侍郎、门下侍郎和尚书左、右丞。”

    “其后中书取旨、门下覆奏、尚书施行,这就完成了第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纲举目张,事要不烦,第一步迈出,其后势断不可回,相公对上对下,尽有交代,陛下倚重,自不待言。”

    “想来苏奉常那边,其意亦是如此,相公,得抓紧啊。”

    王珪也是典章精熟,知道蔡确说的是正理。

    虽然此举其实有干涉苏颂事权之嫌,但是自己是首相,陛下要改制,第一个要改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身为三旨相公,当然更要当先锋,不能留下不听话不配合的印象。

    所以此功抢也得抢不抢也得抢,何况自己本是陛下任命的提举详定官制所主官,也不是毫无理由:“厘定官制好说,人员安置却难。”

    蔡确说道:“其实也不难,变数就那几个,高官便是苏油,章惇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章惇也好办,他毕竟是新进的参知政事,一个尚书右丞足以容之,但是苏油……陛下降旨中,可是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啊。”

    那就只有两个坑,尚书左、右仆射。

    要是王珪自己做了左仆射,侍中;那苏油就得是右仆射,中书令?

    刀子抵到后背上的滋味可实在是不好受。

    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,如果今年陛下几道诏书背后,都有苏油影子的话,这伤害就已经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见到王珪一脸的难色,蔡确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:“如今死马,只能做活马医得。”

    王珪说道:“持正你定有计较。”

    蔡确笑道:“其实厘定官制,还有一重要步骤——寄禄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定工资等级,以往的工资等级是用《唐六典》上那一套官制来定的,现在要将这些职位变成正式职务,那么工资等级就得用另一套方法来排序。

    王珪想了一下:“那就只有以阶易官了。”

    蔡确点头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详定官制所应当抓紧制定《寄禄格》,杂取唐及宋初旧制,以原散官开府仪同三司以下,替代原寄禄用的中书令、侍中等,实行以阶易官,用来确定官员俸禄及品级标准,成为新寄禄官。”

    “而原寄禄之朝廷各部正官,自左、右仆射以下,依其官称,主管本部事务,与实任相符,即成职事官。”

    方法倒是简单易行,但是,这与苏油又有何干系?

    见王珪还在纳闷,蔡确笑道:“相公别忘了,苏油的散阶,可比相公你还高,甚至,与安石相公同列。”

    妙极!

    王珪终于懂了,要是按照这个法子来,苏油就成了官员里边的特例!

    这娃现在的散官是特进,换成官阶,高得一逼,高得过头了!

    过犹不及!

    苏大童鞋,已经达到了退休大臣的高度,这就叫鲲之大,一锅装不下!

    蔡确笑道:“安石相公如今是舒国公,如果寄禄格得行,封国还得再升一阶。”

    “同理,苏油也得从郡公,进为国公。”

    王珪真是太开心了,要是这样,苏油就只能如文彦博,王安石那样外放,哪怕是成为大宋十分之一土地上的最高长官,只要不威胁到自己的位置就好!

    就算赵顼那里过不了关,考虑到平衡官员们的情绪,也不可能再放到宰执之位上。

    名与利,爵与位,总不能都占尽了。

    要这么干,就是对群臣不公;不这么干,那王安石,文彦博这些故旧重臣,等于是被苏油拖累,不得升国。

    所谓的特例,换成另外的说法,就是众矢之的,就是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!

    真是越想越美,按照这个法子,苏油可以说进也死,退也死。

    堂堂正正还无计可破,蔡持正这招捧杀,端的是厉害无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