辣文网 > 都市小说 > 玄天后 > 龙象南北舞 三十二、钱筹集银钱 中

龙象南北舞 三十二、钱筹集银钱 中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不过宫九爷你想着要把整个缅甸的金银矿的生意尽数给吃了?这只怕是不成吧?金银矿我估计有几千万两的储存,若是你宫家能包揽了这个生意,那么自然没话说,缅甸的金银矿,从此以后那就是姓宫了。”

    几千万两!大家伙交头接耳起来,众人顿时对着宫铭虎视眈眈,从来没有一个国家的金银矿是私人控制的,大玄朝也是如此,所有的金银铜矿都是官营,而且都是内务府直接管理的,直接入皇帝的内库,户部都很少能插得上手,如今缅甸的金银矿居然有如此之巨,那么就意味着,直接挖出来的金银矿,直接就可以变成钱!直接就是归属私人所有,盐引换出来的盐还要再卖一次给老百姓才能换成钱,而金银矿直接挖出来,那就是钱!

    “我瞧着你老宫真是失心疯了!”边上一个胖大的商人急切的说道,“你们成都的龟儿子,还想着要包揽金银矿的生意?你真是失心疯了!你们不是做粮食的生意吗?你们会挖矿吗?”他朝着金秀跪了下来,“老父母大人!您别听他的,他懂个什么采矿,小人乃是遵义李家,遵义一半的铁矿,都是我家开采的,这里头有什么玄机,我们都能办的妥妥的,一定不会让老父母操心,对了,这一次因为知道大军所需,所以我们从大理府拉了三千斤精铁来,只要是老父母交给我一点点金矿的开采,这三千斤精铁,是我们李家私人的孝敬!”

    边上的人又连连冷笑,“你们遵义李家可真是会盘算,这拿着几文钱不值的破烂铁来换金银矿!真当别人是傻子不成!”

    这一下子就吵了起来,现场闹哄哄的,海兰察很是吃惊,傅恒的要求是铜铁各一千斤,而这个李家今日就要报效三千斤精铁,这样的话,这个小子倒是完成了大半!

    金秀笑而不语,她原本怕今日大家伙兴致不高,但见到如此,就知道自己的计谋成了,“好了,”她淡然开口,众人的声音顿时被消除了一般,“大家伙都是尊君报国的,这一次来是为了朝廷办事儿,所以,若是胡乱给了谁,不公平的给了,大家伙必然不高兴,但若是大家要就给,那么也是不成,缅甸这么多的好东西,不可能说,人人都给,所以还是要有个章程的。”

    她朝着侯艳年看了一眼,侯艳年忙宣布,“今日为竞标之事,大家各自撰写底价,价高者得!”

    金秀直接把竞标的事儿都搬出来了,侯艳年又解释了一番规则,众人在纸上写了自己的标价,如此不必大家伙直接来喊,喊的话,到底是失了身份,又撕破了脸皮,所以暗标比较合适众人,当然了,如果想着要越高的价格,那么明标是最合适的,不过金秀如今不求多少钱,或者是说她不需要榨干这些人,她还想着要放长钱,钓大鱼。

    金银矿被分成了十张引子,凭着这十张引子,缅甸境内所有的金银矿山,众人都可以采矿,当然了,金秀解释道,“也是有先后顺序的,若是谁能够早些第一个入缅,最好的矿自然就是归着他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开始的时候或许还有些矜持,可见到金秀命人拿了十张金银矿的引子出来的时候,众人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,有人想着要上前仔细看,被海兰察冷哼一声,杀气顿时冒出,将众人吓得连连后退,“哎,海兰察提督,这些都是忠贞爱国的义商,不可吓坏了他们,不过你也该守着这些,这些引子,可是换钱的。”

    侯艳年陪笑道,“不如让小人拿着,给众人瞧瞧仔细?”

    侯艳年举起来,走到了众人中间,给众人仔细看过,众人见到上头一方巨大的红印,印的是“征缅大军行军总管衙门”的字儿,玉版纸上面写着“缅甸国内金银矿开采许可,凭此许可,可在缅甸任何之地开采金银,期限十年,永盛三十二年九月初一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盐引,也是要几年一次换过许可的,所以这个期限不是问题,众人见过大印,就知道面前这位淡定的少年,不是来骗人的,侯艳年就说,第一张拍的,就是这张金银矿的“许可”。

    这会子商人们就再没有抱团的意思了,都是各人冷冷敌视,分开遮遮掩掩的写着数字,“报价之前我要告诉各位,”金秀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,“我知道八大关离着国内太远了,但如今军需难得,所以你们的报价,除却直接现银之外,其余的东西,都要自己个运到征缅的前线去,这样的话,我也不亏待了各位,比如大家伙说多少数目,只要运到九成到前线,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伙听到这话,又高兴起来了,若是要这么多现银都运到八大关来,真是要累死人了,但这位大人的意思,也可以收实物,金秀对着侯艳年笑道,“佩德兄,估价的事儿,让你来办,我想着你是极为公正的,海兰察!”金秀收起了笑容,正色吩咐海兰察,“你和王连坐镇此地,若是有人闹事的,按军法处置,斩!”

    两人杀气腾腾的答应了,众人心内凛然,所以这第一次的竞拍大家伙似乎就很是克制,众人交了票,都放在了一个箱子里头,检查价格和看出价的事儿就交给侯艳年了,他还好带了几个伴当来,可以帮着一起看,侯艳年满头大汗的仔细的复核了好几遍,这才对着金秀禀告,“成都宫家出三万担粮食,五万担草料,半个月之内运到八大关!按照如今粮草的估价,这里大概是十万两银子,宫家出家最高!这个引子该归属宫家!”

    众人叹气声接连响起,不少人忙拍大腿,懊悔自己个出价太低了,“老宫!你会挖矿吗!”那个遵义李家的人暴跳如雷,“你就他么的种田的杀才,用锄头挖矿吗!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用什么东西挖!”宫九朝着众人洋洋得意的拱手,“我自己个挖不了,难不成还不能叫人来挖吗!”